混战 101:王菊赖美云到底谁赢了?

和其他渠道的混战不同,爬梯之战最后演变成了赖美云的「小面包」和王菊的「菊豆」、「陶渊明」之战。

1.送小姐姐出道

《创造101》的赛程走到今天,舞台上的 101 个小姐姐只留下了 36 个,并且各家都形成了趋于稳定的创始人后援团。

腾讯视频 doki 榜、微博创造 101 榜、腾讯微视 101 榜、OPPO 投票四大主要投票渠道是各大后援团的必争之地。doki 大爬梯见面会、doki 心跳值、包地铁宣传、小红书、QQ 音乐、康师傅冰红茶活动、麦当劳活动、票选 A 班活动、中华牙膏打代言人、101 可爱能量榜、酷狗粉丝见面会、酷狗音乐榜等各个福利平台层出不穷,各家创始人各有着重打投,为自己 pick up 小姐姐争取传播资源和演出机会。


而其中,最特别是6月7日在杭州举行的这一场《创造 101》首场线上粉丝见面会的特别 pick 投票。

这个「doki 大爬梯」除邀请排名前 11 位的小姐姐,特别开启「pick 福利」,要求女团创始人从余下 25 强中选出 1 位,送她去见面会现场。这个设定下,11 位上位小姐姐大军无需参与这次角逐。从节目组「逆风翻盘」的赛制设定来看,其实应该可以看出这些小姐姐的粉丝成色和战斗力的。


2.菊七之争

活动时间是6月3日8点至6月5日12点,和其他渠道的混战不同,爬梯之战最后演变成了赖美云的「小面包」和王菊的「菊豆」、「陶渊明」之战。在前9个小时里,已经积累了一定饭圈粉丝的赖美云一路领先,从2000票差开始一度将票差拉到7000票左右,基本稳定在4000票左右的票差领先于第二名王菊。


截至6 月 3 日 17:00,榜单前两名的赖美云(19568 票)领先王菊(15386 票)4183票,并与第三四李子璇( 4211 票)、刘人语(2526 票)已经拉开了数倍的差距。其他家的后援团,不知是活动侧重点不同一开始就放弃了,还是因为准备开始的时候看到差距就放弃了。

赖美云

赖美云 1998 年 7 月 7 日出生于深圳,赖小七的昵称也由此而来。2014年,16 岁的赖美云晋级SING女团偶像大赛前十名,成为SING女团练习生,次年正式出道。SING 的基地和已经于去年宣布倒闭的 1931 「生前」的大本营很近,没有 5 亿投资、没有专属剧场的 SING 看起来可能还要寒碜一些。「女团元年」的 2016 年对她们来说可能都是「女团卒年」,从 2016 年下半年到 2017 年上半年,公司不准备再继续注资的 SING 两度濒临解散。转型当主播、回学校读书、做普通上班族,大家分道扬镳。如今,与赖美云同时出道的一期生只剩下她一个人。

也就是那个最艰难的时候,团里年纪最小的赖美云挑起了队长的大梁。幸好是在自媒体的时代,靠着一部手机和剪辑软件加上一段舞蹈和清唱就可以不断在 B 站、微博输出内容,她们用疯狂的求胜欲和生产力让自己活了下来。最夸张的时候,团里 8 个妹子一个月上传了一百多段视频。2016年,光赖美云一个人就在 B 站投了 29 个视频。现在,她在 B 站上的号现在有 214.5 万的点击量,其中《极乐净土》翻跳视频达到 60.6 万的点击量,一度冲到 B 站排行榜榜首。虽然和 B 站舞蹈区、音乐区的那些大 V 不能比,但对她们来说这就是 18 线贫困女团翻红的希望。


后来因为《柒月》的成功,公司将 SING 定位成电子国风女团。2017 年 9 月推出了首支单曲《寄明月》后终于在 B 站和 YouTube 一炮走红,在古风圈、泛二次元圈崭露头角。

虽然基本都是因此虽然有歌唱功底和女团经验,赖美云在 101 的舞台镜头和形象并不突出,只停留在作为有女团队长经验的队员帮助段奥娟组织训练以及作为「弹幕」存在,也稳定在十几名的「万年 B 班」。而让粉丝们感到有希望的是上周六她的一段惟妙惟肖模仿秀,觉得可能是一个圈粉的转机。

王菊

1992 年 9 月 1 日出生于上海市。她先后从事过小学老师、培训师、互联网猎头等工作。2017 年 2 月,王菊入职 esee 英模,成为一名外勤经纪人 。和作为练习生参与的其他 101 个小姐姐不同,王菊是以踢馆选手的身份参加《创造101》的,踢馆失败后,因话题组合3shine 成员 Abby 自愿退赛而补位成为第 101 位练习生,随后在第4期「逆风营救」环节中,获得旁听生资格,并在第三次公演中重获正式生身份。


在早些时候,皮肤黝黑、大腿粗壮的王菊在一众肤白貌美的女生之中显得格格不入,以至于微博大V「老鸡儿灯」以她为素材制作了不少表情包和段子,其中最出名的就是那句:「地狱空荡荡,王菊在土创」(注:土创指中国的《创造101》,相对于该节目原型韩国《PRODUCE 101》)。王菊的关键转折发生在节目第五期,她对担任嘉宾的马东提问,「我觉得我各方面都不比别人差,这个时候别人就觉得我没有资格站在这个舞台上。为什么别人凭好看就能被观众喜爱?」在第六期,这位姑娘撂下了更直接的宣言,「在我这里,标准和包袱都已经被我吃掉了。而你们手里握着的,是重新定义中国第一女团的权利。」这些「政治正确」的「宣言」为王菊加上了「反抗者」的属性,「逆袭者」的可能。

除了贴上「反叛者」、「独立精神」、「新时代女性」、「不做花瓶」等「政治正确」的口号回应了大众审美和规则的怨气,王菊的「逆袭」很大部分还需要归功于成为了 GAY ICON ,以及从这些粉丝群体中产生的「百万美工」海报、高度社会化文案以及诸如「漂流瓶」、微信朋友圈等渠道的「病毒化」传播「骚操作」。而更多被「陶渊明」们包围的「菊外人」,则更多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投投看的心态的「狂欢」。

3.检验粉丝成色的时候

赖美云的粉丝自称「小面包」,原因是此前赖美云所在的SING为了打歌机会参加了非常多次地方卫视的智勇大冲关,终于喜提电动车和小面包,然后把小面包分给粉丝吃了。自从赖美云参加创造101以来,「小面包」们会在后援会的组织下参与为赖美云打榜投票,那些通宵达旦状态为赖美云「爆肝」投票的「小面包」就变成了战斗形态的「法棍体」,被称为「法棍」。

赖美云的粉丝构成里饭圈和学生粉比例较大,一方面很快建立起了较为规范的后援会运作体系,一方面粉丝群体都比较温和、「佛系」,用他们的话说大概是因为「饭随偶像」,一心想着「努力送女儿出道」。

王菊的粉丝主要分为两类,一部分是饭圈人士是组成的粉丝群体,自称「菊豆」,形式风格与其他家后援会无异,依据饭圈习惯组成后援会、打投组等。另外一部分则是广为「菊外人」所熟知的「陶渊明」,典出「晋陶渊明独爱菊」,这部分「陶渊明」则相对独立,不受以「菊豆」派为主的后援会管理,普遍不认同饭圈文化。

在支持者的发声情况来看,「陶渊明」们的文案、美工和社交传播能力无疑是最强的,在这方面哪怕是业已出道的吴宣仪、孟美岐等拥有较大粉丝基础和组织能力的「饭圈」都一下子很难应对。这样就出现了此前在「包地铁」等活动中王菊粉丝发力夺得第一的情况。

但事实上,王菊看似强大的应援团,实际上并没有建立起偶像与粉丝之间的纽带,也没有建立完善的规则。很多自称「陶渊明」的散粉都不听从、不认同甚至不知道「菊豆」派为主的后援会的运作。粉丝似乎陷入一场盛大的狂欢,王菊的走红,更多是作为一个符号存在,对她才艺的关注反而不多。

在这次 doki 大爬梯特别 pick 的对决中,王菊家的「菊豆」、「陶渊明」和赖美云家的「小面包」粉丝特征很明显就被检验出来了。

首先是活动区域,「小面包」很多是从 B 站的古风、泛二次元圈以及传统「饭圈」来的,在创造101相关的互动中,除了腾讯doki、微博、豆瓣创组等公共平台外,社交平台主要使用 QQ,而「菊豆」和「陶渊明」们的主战场则更多集中在微信。

然后是组织化程度,「小面包」带着传统「饭圈」的组织习惯,有比较严密的数据组、净化组等分工,有详细的打投策略、筹款计划、现场应援计划、对外联络等等,并且集中在 QQ 群中相互联动,统一打投策略、制止可能有争议的行为和讨论。光打投组的 QQ 群就有三个,截至6月7日 21:00,1 群、2群已满 2000 人满员,3群已有近2000人,其中 2 群基本保持 1500 人左右同时在线的状态,另外还有个站puleya也有超过500人。「菊豆」的应援会和「陶渊明」分散在不同的微信群和QQ群里,「菊豆」死忠粉为多集中在应援会1、2群。「陶渊明」的应援则分散在更多不同的微信群里,相对独立。受制于微信群扫码入群人数及总人数限制,每个群总数不超过 500 人。「菊豆」的「送菊区见面会」QQ 群则不足 500 人。但「陶渊明」们自发组成的微信群组则数目庞大难以统计,但这些群之间消息并不互动,更为地去中心化,蔓延速度更快地的同时,意见不同也更难形成共识规则。

4.拉锯战:「小面包」肝通宵

一开始,出于对于王菊粉丝偏好的认知和投票行为判断,基本上是更加偏好「包地铁」等提高媒体传播机会的活动的认知,赖美云的粉丝则对于「见面会」这种可以见偶像、可以让偶像在舞台上展现自己的机会更为看重。一开始保持赖美云的票数保持在领先 4000 左右,也印证了这个判断。

但事情在晚上就发生了变化,虽然赖美云的打投组一直在保持持续打榜投票的稳定状态,但王菊的票数却在穷追不舍之后超过了赖美云,经过几轮拉锯之后拉开了领先 5000 票左右的距离。


6月3日 17:00,赖美云19567,王菊15386,票差+4175。

和其他平台可以通过「氪金」购买会员和账号等方式更快获得更多票数不同,这个大爬梯活动每个腾讯账号只能投票 1 次。想要获得更多票数,只有三种办法:

第一,迅速扩大宣传快速拉新取得路人粉的票。

第二,饭圈「打投」,打投组的「人海战术」用小号一票一票硬生生「肝」出来。

第三,购买机器或者人工代投刷票。

由于不涉及到上位的 11 位小姐姐,有部分非唯粉也会将自己的票给赖美云或者王菊。于是,赖美云后援会里也有人提出可以去上位拉票的建议,但很快就被管理层「过分在别家求票会惹人嫌」、「我们靠自己也可以」的考虑回绝了,也严令声明禁止刷票。

于是,这一晚,为了掰回这 5000 票,赖美云的打投组硬生生「肝」了个通宵。终于在 4 号 凌晨 2:17 左右追回票数,并在 4:25 左右拉开 1300 票左右的距离。

和「小面包」这种饭圈硬生生通宵达旦也要为自己的偶像「肝」出「见面会」机会不同,「陶渊明」们晚上几乎不怎么动。但是早上起来没多久,「陶渊明」们醒了,「小面包」们「肝」了一晚上的成绩很快就又被迅速超越。到中午 11:07 的时候,王菊的票数已经超过赖美云 7000 票左右,并一度把票差拉开到 10000 以上。


5.为偶像通宵「肝」票

赖美云后援团家的程序员很早就做了一个创造101成员网络数据的实时监测网站,以便为应援策略提供数据依据。这个网站,也在不久前康师傅冰红茶活动中补抓到了部分选手的票数异常情况。

一开始,数据监控网站的程序员小哥哥认为这个投票主要竞争对手只有王菊一人,没必要加涨幅。直到晚上9点左右,有小面包觉得涨幅不正常后询问程序员小哥哥后,才加上了爬梯票数的15分钟涨幅监控。


晚上11点56分,有人刷新数据监控网站发现涨幅图上线了,发现王菊票数有比较频繁的异常波动,但数据不大,瞬时增长没有高到吓人,还没有太多人怀疑刷票,而是觉得可能是王菊「陶渊明」传播方式引来了很多「路人粉」的原因所致。



这一晚上的结果是,王菊反超票差。七家后援会决定夜投追票,后援会开了3个打投群开始连夜肝。这件事,昨天一天你们应该也知道。肝票的结果是,6月4日早上8点左右,追回至2000票差。

6.刷票、猜疑、失控和污名化

但 4 号的数据实在是有点夸张得让人无法相信了。通过每15分钟的数据追踪,在整体走势上,我们可以看到赖美云的每分钟实时投票数一般高于王菊 20 票左右,平均值集中在每分钟 50~200 票左右,大多在 100 以下,鲜有超出 200 。这个数字从两家打投组的稳定人数上来看,是比较合理的。

而王菊的票则出现了几次非常剧烈的变化,在今天凌晨 00:13~00:22、10:33~10:42、13:13~13:22 这三个时间段分别都有平均每分钟数百票甚至一千多多票的情况出现并持续十分钟之后恢复到每分钟 33 票左右的正常区间水平。也就是说,王菊的票数有至少两次是以 10 分钟内一次 1 万票这样的速度快速反超的。而对比起赖美云的粉丝们的专业打投组,以每分钟 50 票的平均速度投票的话,他们需要连续投 3 个小时才能把票投平,并且是在对方这段时间没有票数增长的情况下。


面对 3 小时 对 10 分钟的增长差距,辛辛苦苦通宵一票一票偷出来的结果被瞬间化为乌有,不免让赖美云的粉丝们有些生气,也有一些泄气。虽然 SING 成团以来与其他女团相比几乎是没什么热度,但在参与《创造 101》的过程中,赖美云的粉丝活跃度虽然比不过前三的吴宣仪孟美岐等人,但和其他同级生相比也算是基本上代表了饭圈平均的活跃水平和专业水平。这个票数的增长,哪怕是已经见惯了专业打榜的饭圈也绝对夸张得离谱。


这时候有各种猜测,有人怀疑是王菊的粉丝在刷票,也有人怀疑是其他黑粉栽赃王菊。

对此,赖美云后援会则采取了「他刷任他刷」、「做好自己」的态度,除了紧急联系王菊后援会负责人、腾讯负责人反应相关情况,同时让大家继续投票,在事情没有定论的时候不要根据只言片语随意猜测和讨论其他小姐姐。




很快,双方后援会的管理层开始了沟通,并做出了公告。在两则消息中,可以看出赖美云后援会管理层表达了克制,没有认定是谁刷的票。王菊后援会管理层承认自家票数有异常情况,但声明不是后援会所为,并指出可能是别家挑事,也支持很多散粉并不受他后援会约束。



7.PICK UP 时间轴

令人措手不及的是,数据异常的接下来频频发生。

6月4日 10:33~10:42 王菊票数突然异常增长,峰值达1450票/分钟,时长10分钟,总票数约10000票。


6月4日 12:12 菊家doki管理“要少吃多动的废宇”称自家票数异常增长可能是别家做票所致。

6月4日 13:13~13:22 王菊票数突然异常增长,峰值达1376票/分钟,时长10分钟,总票数约10000票。

6月4日 13:55 王菊打投组公告称针对中午异常涨幅打投组内部不存在刷票,也多此向散粉强调不允许刷票,第三方恶意刷票不在打投组控制范围之内。

6月4日 20:28 王菊打投组公告称除内部打投群外各类不知属性的微信群/QQ群/微博均为散粉组织,言论不代表官方立场。

6月4日 20:55~21:00, 王菊票数突然异常增长,峰值达1346票/分钟,时长5分钟,短暂回落后,21:06~21:11 再度突然异常增长,时长5分钟。两段异常时间合计10分钟,总票数约10000票。



6月4日 22:38 赖美云缓慢反超,以117814票领先王菊153票,此刻赖美云票数突然异常增长,峰值达到1659票/分钟。

6月5日 00:08~00:38,王菊票数突然异常增长,峰值达1632票/分钟,速度基本稳定在1500票/分左右,持续时间30分钟。

6月5日 00:32~00:38,在王菊票数异常结束前5分钟,赖美云票数突然异常增长,峰值达3380票/分钟,持续时间5分钟,00:38两家异常增长同时结束。


6月5日 9:44 赖美云后援会宣布放弃投票,不久创造101成员网络数据网站宣布11:00关闭大爬梯数据增长统计。


6月5日 10:20 赖美云票数突然异常增长,总票数约20000票。

6月5日 10:38 王菊票数突然异常增长,峰值达2215票/分钟。

6月5日 10:42 赖美云票数突然异常增长,峰值达2095票/分钟。

6月5日 11:00 赖美云后援会创造101成员网络数据网站关闭大爬梯数据增长统计。

6月5日 11:31 doki 公告称6月5日9:59开始数据异常波动,将在截止后排查并清除无效数据。


6月5日 12:05 赖美云后援会宣布仅对手中发出的116160个账号负责,不包括散粉自主投票和其他打投组织投票

6月5日 16:03 doki宣布4个IP同时给多方刷票,王菊无效票180923,赖美云无效票228646,陈芳语无效票83,最终王菊以110576领先2130票取胜。


注:以上数据异常数据均采集自数据监控网站,并截图存证,为方便阅读不一一贴出,公告信息采集自双方后援会微博。


注:以上数据采集自不同时间段官方网站数据票数变化截图,为方便阅读不逐一贴出。

这场混战,最终以通讯的介入和王菊赢得了活动机会告终。

此时,王菊的粉丝们终于松了一口气,「菊豆」们的打投迎来了自己偶像出场的机会,而部分「陶渊明」们则看着双方都有被大量刷票并且对方数目更大的调查结果「扬眉吐气」。而从一开始连续两个晚上通宵「肝」票的「小面包」们则早在赖美云后援会上午宣布放弃这个活动后转入了其他榜单的「打投」。

8.刷票的定义在哪里?

有趣的是,王菊的粉丝加入赖美云的后援会后了解到打投组的「肝」就是用自己的小号、亲朋好友的号、买的小号一个一个投。在某个微信群里,他们非常窃喜,说「她们家也买号」。并且,有趣的是该群买了 10000 个号刷票的「菊家军」称她代刷的淘宝买家和赖美云粉丝买号码的买家是同一个买家,也让他们觉得理直气壮。

但事实上,「买号」和「代刷」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

「买号」在「饭圈」中是非常正常的现象,甚至是「粉丝经济」中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与选票的「一人一票」不同,「粉丝经济」中的「票」通常不限制一个人持有的「投票中」,而是通过「账号」和「会员等级」来限定。「买号」相当于是代持了更多的「投票权 」,你买回来之后自己决定把票投给谁。这一方面是让粉丝们能够根据自身的经济、时间情况做出更适合自己的出力方式和分工,一方面也让自己支持的偶像在人数和资金两方面可以使力,最重要的是对于相关的主办方、赞助商和各种相关方而言,这出现了可以拉新、促活、传播的市场机会和商业价值。

而「代刷」则是用钱购买机器或者人代刷,是制定投票行为。可以理解为「微信公众号代刷阅读量」。


在规则上,活动页面的说明,和此前双方后援会向客服反映有异常数据的时候官方的回复都是说,一号一票,只要是人工投的都没有问题。

分享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


相关文章
赛制更新,全约运营11人团,《创造101》做女团的逻辑是什么?
《创造101》背后的经纪公司谁最有背景?一张图告诉你真相
熊猫直播陷“资金链断裂”传言,直播行业将重新洗牌?
杨幂主演的《扶摇》正式上映,阅文集团的“女频好故事”才刚开始
如何不被电影工业化时代淘汰?淘票票总裁李捷给你出招
小红书:做淘宝的命,操抖音的心
爆款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上影节直击
《最优的我们》:拒绝人设,呈现最真实最青涩的自己
徐静蕾求变:拍网剧、签新人,鲜花盛开的后影视之路丨专访
《这就是铁甲》的爆款方法论:明星费用只占一半,铁甲全部顶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