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班《清明上河图密码》,拆解国剧虚拍样本秘籍

“零基础入门”虚拟拍摄

作者 | 阿po

虚拟拍摄,一个在影视制作中并不陌生的名词。拍摄过程中,将真实的人物与背景LED屏上的虚拟背景融为一体,在摄影机中呈现“所见即所得”的实时效果是其最大特征。

近两年来,随着Netflix 剧集《1899》与HBO剧集《龙之家族》的播出,都让这一技术的效果更清晰地展示在大众眼前。

而在中国的影视拍摄中,虚拟拍摄也在不断演变进化。根据公开数据统计,截至2022年底,全国200余家影视基地中,已有近40家影视基地拥有数字影棚。

2023年2月,阿里大文娱周庄数字梦工厂开业,10月18日开机的大型古装剧《清明上河图密码》成为首部在这里使用虚拟拍摄的影视剧,阿里大文娱的数字化制作团队为该项目提供技术支持,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有幸成为首批前来探访的媒体。


一间3000平米的影棚里,一块600平米的LED弧面屏立于其中,为匹配VP虚拟拍摄,这块屏幕的尺寸与常见于演唱会、广告等拍摄的XR屏幕相比,明显更大,屏前的雪地和枯树结合数字背景,立刻令视野开阔起来。《清明上河图密码》剧组已经在这块屏前奋战近20天,是国内首个如此深度使用虚拟拍摄的影视项目。

但这并非是阿里大文娱首次使用虚拟拍摄,从2019年开始布局至今,阿里大文娱数字化制作已有5年虚拟拍摄经验。至于为何2023年才开始深度使用?中国的虚拟拍摄技术水平究竟走到了哪一步?能够为影视行业带来怎样的变化?这些问题或许才是我们这次探访的真正目的。


在《清明上河图密码》中

踏出虚拟拍摄的一大步

周庄数字梦工厂的虚拟拍摄影棚中,《清明上河图密码》的剧组与传统剧组不太一样,这里除了导演与监视器所在的帐篷之外,多了一顶帐篷。

“这是(VP虚拟拍摄)主控系统所在的帐篷,负责LED屏幕、摄影机跟踪、数控灯光等。”阿里大文娱数字化制作业务负责人许佳介绍道。帐篷里的六台电脑显示器上分别显示着各类操控软件的画面,拍完一场戏,电脑前的工作人员就会在流程单上将那一场戏做好标记,接着继续拍下一场。

VP虚拟拍摄主控系统

此时棚内正在拍摄的是一场荒原雪地的戏,LED弧面屏前的置景只有简单的一棵枯树与一片并不平整的“雪地”,LED屏幕里则被一片正在下雪的略显阴冷朦胧的枯树林铺满。镜头的焦点对准了前景那一棵枯树下坐着的小演员,从导演的监视里看,前景人物与屏幕背景融为一体,色彩、景深与光线非常自然,肉眼已经不可辨。

所见即所得,虚拟拍摄的最大优势很直观地呈现在眼前。


这场戏并非重场戏,在传统的拍摄方法中,如果实景拍摄,剧组找景、转场、人工等成本会非常高;如果用绿幕拍摄,场地小的话,绿幕的溢色一定会映在白色的雪上,场地大的话,成本又会变高;并且如果在后期做一系列特效合成时发生问题,只能花更多时间和成本在后期修复上,否则就会穿帮。

“现在这场戏(用VP虚拟拍摄)就基本没有后期制作的成本了,只需要稍微对演员哈气、树林色调等小细节略微调整即可,后期量非常少,整体省时省钱。”许佳将这场戏用传统拍摄与虚拟拍摄做了对比。

后期前置,虚拟拍摄的又一大优势。

视效成本大大降低,并且因为环节前置,相应所需的成本也可以前置计算,提前锁定这部分预算,避免了后期预算不足的情况,更好的保证成片质量。

相比以往对虚拟拍摄的了解,这一次在片场实际观看体验到的还有更多细节。在现场的LED屏幕上,有一块长方形的动态素材与整体画面略有不同,时大时小,不停移动。


这和摄影机顶上一块黑色扁平的跟踪模块有关,许佳对此进行了科普,LED屏上的素材会接收来自摄影机顶跟踪模块的信号,计算出摄影机的位置关系和拍摄范围,并根据这些参数的变化进行实时的画面动态调整,最终呈现真实的景深和透视关系。范围之外的素材暂且不做处理,旨在提高系统处理效率。

这些都是在过往虚拟拍摄的实际应用中摸索出来的技术升级。

技术想要升级,前提是多应用,尤其是陌生场景的应用,阿里大文娱希望把更多经验与行业分享,共同推进国内虚拟拍摄的成长,这也是他们选择在《清明上河图密码》这个项目中公开VP虚拟拍摄技术成果的原因:

对于负责拍摄的工夫小戏团队来说,执行制片人白若溪在统筹场景时发现了很多实拍有难度的场景,在与优酷交流后,发现可以用VP虚拟拍摄解决过高的转场成本与时间周期,团队也乐意接触新鲜技术,最终有包括树下雪景、日落湖边、地下雅园等八个特殊场景启用了VP虚拟拍摄。


对于阿里大文娱来说,2019年开始在虚拟拍摄方面做出布局和尝试,在2023年技术到了相对成熟的阶段,这期间组建了完备的数字化制作团队,也找到了适合的项目,所以VP虚拟拍摄终于在此次拍摄中首度突破了行业的应用时长和应用场景上的创新。

对于这一次机会的来之不易,许佳很感慨,“国内虚拟拍摄技术在影视上的应用,我觉得走得并不快,过去业内大部分都是一两天的实验性拍摄,这一次《清明上河图密码》拿出这么多场景去制作,是走出了重要的一步,因为只有走出这一步才能沉淀更多的实际应用经验,也总要有人先走出这一步来,给大家打个样。”


从绿幕到VP,

阿里大文娱数字化制作走到哪一步了?

为什么中国虚拟拍摄技术使用多年,但在大众的认知,是从去年才开始有所了解?这就要从虚拟拍摄的技术进化过程说起了。

最初一代虚拟拍摄其实是广为人知的绿幕、蓝幕拍摄,但大众习惯性将其理解为“特效拍摄”“后期合成”等,虚拟拍摄这一名词在这个阶段也并未普及。

随后阿里大文娱从2019年开始正式布局虚拟拍摄,在5年内将整体解决方案从1.0时代的2D版本迭代到2.0时代的3D版本。

阿里大文娱CTO郑勇曾在活动中提及,1.0时代重点攻克了远景拍摄,主要是窗外景与车戏两个场景,可以解决高端写字楼、高层住宅、机场、医院等协调困难的场地以及为了拍车戏而申请封路的麻烦,所需LED屏幕与数字资产也以2D平面为主。《紧急公关》《重生之门》《今生有你》等优酷剧集中均有应用。

这一阶段的虚拟拍摄,因为拍摄机位静态、数量少,相对来说实现度和完成度都会较高,大部分效果都能够以假乱真,观众在看剧过程中难以觉察,加上技术难度不高、应用场景单一,行业内外未做太多公开科普,所以大众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看到了虚拟拍摄的成果。


到了2.0时代,虚拟拍摄背景从LED平面屏进化至LED弧面屏,数字素材从2D平面进化至3D立体,适用场景大幅增加,意味着可以承担更多重要场景的拍摄需求。

这一阶段最为人知晓的就是XR与VP两种技术,前者为扩展现实技术,后者为虚拟制片技术。

从硬件区别来说,XR屏幕主要大小在200平米左右,因为只需覆盖前景人物活动范围即可,并不需要覆盖镜头拍摄区域,镜头拍摄区域内、在屏幕之外的区域会由系统计算出场景自动扩展补充完整;VP屏幕主要大小在600平米以上,因为要容纳镜头可以拍到的所有区域,并留有一定的备用空间。


从应用场景与呈现效果来说,XR主要应用在广告拍摄、节目录制、演唱会、晚会、直播等场景,旨在给到观众强烈的视觉冲击,所以不要求真实度,即观众知道是虚拟场景也无妨,足够华丽炫目即可;VP主要应用在影视拍摄中,提高呈现精度是重点,即瞒过观众的眼睛,让人看不出是虚拟拍摄产物。

“《1899》《龙之家族》和电影《芭比》等使用虚拟拍摄比较有名的国外影视项目,应用的其实都是VP技术而非XR技术。”许佳纠正了一项大众的认知误读。

Netflix网剧《1899》使用VP虚拟拍摄

而在中国,虚拟拍摄的应用场景还非常少,阿里大文娱的数字化制作基本已经展示了国内现有虚拟拍摄的最优水平。郑勇表示阿里大文娱虚拟拍摄进入规模时代。

根据优酷2022年暖报显示,截至2022年12月31日,阿里大文娱的数字化制作团队5年内服务剧组超过100个,市占率超过70%,在车戏等场景帮助剧组拍摄提效70%,节省预算超过1亿;沉淀了超过5000条影视级2D数字资产,并上线于自主打造的国内唯一公开的影视虚拟拍摄数字资产平台上。

这些数字背后,沉淀的同样也是丰富的经验和诸多更为具体的需求,数字化制作团队也因此迈过了“软硬件厂商生产什么产品,团队就用什么产品”的被动阶段,进入为现有需求量身定制的主动阶段。

高10米、直径23米、弧长52米、8300个显示单元组成、分辨率高达1.5亿像素,这是周庄数字梦工厂VP虚拟拍摄影棚中LED弧面屏的硬件参数,这块屏也是数字化制作团队联合产业上下游根据制作需求研发定制而成。


该定制屏的亮度远超普通屏幕3倍,解决了拍摄画面“亮部上不去,暗度下不来”的问题;极高的刷新率让摄影机再也捕捉不到扫描线,首度解决了LED屏幕无法拍摄动作戏的问题。

在参观过程中,许佳演示了由该定制屏配备的一款高精度机械臂与一款载人载物机械臂模拟仙侠场景中御剑飞仙的概念小片,以展示这项技术可以支持未来仙侠、玄幻题材的虚拟拍摄。

另外,阿里大文娱自主研发的虚实校准技术,可以把市面上30小时校准1场戏(15个镜头)的效率提升至20分钟完成,再配合多个可快速旋转的遥控置景地台,就连虚拟拍摄棚内的效率也再度大幅提升。

“从视频平台角度来说,虚拟拍摄的技术升级可以降低一些对特效有强依赖的头部项目的拍摄成本与难度,比如仙侠和玄幻;也能帮助平台在未来开辟新赛道,比如科幻。” 优酷执行制片人周渊枚解释道。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对于影视行业来说,科技也可以释放更多生产力和创造力,最终实现中国文艺产品的迭代升级。


如何向前“再迈一步”?

“数字化制作团队始终还是一个业务部门,目标不是单纯的科学研究,我们主要是为了服务于影视制作,解决其中问题,提升主创对于虚拟拍摄的使用体验。”

对于从未接触过虚拟拍摄的影视团队存在的担忧,许佳颇为理解。在现有的大众认知里,虚拟拍摄是先进技术的代表,“后期前置”也代表着改变传统制片流程,人们对于接触陌生的新事物以及打破旧规则会犹豫,所以数字化制作团队要做的就是消除合作方的疑虑。

疑虑之一,是否需要改变现有制片流程?

并不需要。只需要在现有流程中,剧本定稿后、开机前三个月左右的筹备期内,将原本留给实地勘景的时间,用来和数字化制作团队沟通虚拟数字置景的效果即可。


虚拟数字置景制作流程是怎样的?许佳举了一个近期的真实案例:

优酷一部正在拍摄的影视剧需要一个雨林场景,在实地勘景后,发现现场具有一定危险性,而且每半小时左右会起一次雾,如果短时间内没拍完,接下来的雾气环境就会不接戏,因此导演希望尝试用虚拟拍摄完成这个场景。

首先导演提供了一张最接近自己想法的雨林照片,数字化制作团队根据照片画出概念设计图,导演确认后搭建3D数字场景,导演在3D场景中寻找需要拍摄的方位背景,再以此制作弧面屏中的数字场景搭建方案并做出技术预演,最终数字化制作团队用简单的六棵树作为屏前置景,配合虚拟背景还原了整片雨林场景。


这样一来,不仅可以省去大部分相关场景后期制作的时间、精力,还可以将原本三个月左右的筹备期缩短至两个月左右。能够有这样的提效信心,也是来自阿里大文娱多年来可复用的数字场景的沉淀,以及随时可以进行现场修改、AI生成数字场景的技术。

疑虑之二,虚拟拍摄还会优化现有制片流程中的哪些环节?

以灯光为例,虽然演员本身的面光、造型光影依旧需要传统灯光师介入,但虚拟制片系统自带数控灯光,也可以配合补充场景里的光源需求,降低片场整体人数。在复杂场景实景拍的剧组往往需要两三百人的配合,使用虚拟拍摄只需要50人左右,能降低单个项目人工成本,释放更多人力投入到更多项目中。


这就是影视工业化的高效率。

2023年阿里大文娱已在北京、横店、青岛等地建立VP虚拟拍摄影棚,同样都是占地3000平米、有一块600平米以上的LED弧面屏,其中北京影棚还有一间占地800平米的XR影棚,周庄影棚最大可合并至9000平米。接下来阿里大文娱有六七个项目使用VP虚拟拍摄,观众最快可以在2024年检验新技术的呈现效果。

“不止年轻创作者想要尝试虚拟拍摄,也有年纪较大的创作者,一开始很谨慎,但在用完之后还很开心地问我,接下来一部戏能不能继续合作?可惜我们的档期也已经被现有项目占满了。”许佳笑言。

如果要说阿里大文娱数字化制作团队的现有特色:懂内容、懂技术,有最适配中国影视剧VP虚拟拍摄的自研软硬件,有完善的一站式服务团队,可以让每一位创作者都能“零基础入门”虚拟拍摄。


在《清明上河图密码》的深度应用后,中国的VP虚拟拍摄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主动出击”:原本因为技术问题无法实现的项目,在筹备初期就协同进入,深度参与到前期内容创作中,努力让VP虚拟拍摄在“被动应用”中破局而出,成为“主动应用”的技术。

这期间,技术期待的也是能在更多的影视项目中探寻不同经验,内容的需求与技术的供给一定是“双向奔赴”的,使用率上升后,两者之间必然也可以形成更为健康的双循环。

许佳也呼吁,“虚拟拍摄是影视工业化的重要部分,只有一家公司参与是不行的,只有全行业多方高效协同、产业上下游制定统一标准,达到流程化、标准化、规模化,才能真正实现中国影视的工业化。”


分享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