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内娱站姐“投资”版图

站姐的真心和真金白银,都是真的。


作者|阿Po


本周,可能是偶像丁泽仁出道以来“站得最高”的一次。


丁泽仁,2018年参加选秀综艺《偶像练习生》,止步35强后随经纪公司安排的组合“乐华七子NEXT”进行活动。在大众眼里算是“没有姓名”的小偶像,因站姐实锤爆料的塌房事件而迎来事业里的热度最高峰。


丁泽仁微博热搜刷屏


除了社交平台热搜刷屏,将互联网流行语从“你是我的神”进化到“你是我的姐”之外,丁泽仁站姐四年多斥资300万供养小偶像一事,同时引发热议。微博#心疼丁泽仁站姐# #丁泽仁同担眼里的姐姐# #菩萨站姐#等词条中,各方粉丝齐齐为站姐撑腰、手撕正主,路人吃瓜也不忘为站姐叫屈。


而在前几年选秀综艺红火的阶段,站姐这一名词是频频与代拍、卖PB、卷款跑路等负面话题相关联的,如今逆转成为“下凡追星女菩萨”。


丁泽仁站姐微博控诉


那么,“300万扶贫糊豆”和“喜提海景房”,究竟哪一面才是站姐真相?


另外,此次丁泽仁站姐“扶贫式追星”,也引发了一种探讨:选秀综艺和耽改剧“殉了”之后,流量型艺人总量不再增加,内卷减弱,流量粉的下一站归宿究竟会在哪里?


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为此特别对话了几位“现役站姐”,听听他们对未来“投资”方向的想法。


有的人均百万,有的血本无归


在内娱圈里线下追星五年的鑫鑫,追得最久的就是由《创造营2021》出道的组合INTO1其中一位成员,从去年1月至今,算起来已经有19个月,为他开站子也有18个月,是这名成员现役站子里最大的一家。


“我是那种喜欢的时候可以无条件付出,不喜欢了也可以果断离开的那种,但前提是一定要先物色到‘下家’才行,中间不能有空窗期。”


去年5月份,选秀节目被全面叫停,而后几乎没什么新的偶像诞生,所以鑫鑫暂时也没能找到“下家”。


虽然现在INTO1的成员各自也会有影视综艺或者直播营业,但总得来说行程并不频密,所以鑫鑫有很多时间去“反思”过去。


2018年中旬的时候,鑫鑫开始线下追内娱男演员,当时刚刚大学毕业的她,想法就是进娱乐圈工作,这样就可以经常看见偶像了。但没多久,她就“爬墙”了《创造2019》的一名比较糊的选手,认识了很多线下追星的秀粉和站姐,朋友们一起追着偶像到处飞、到处拍。那个时候鑫鑫发现自己的偶像有几个站子,只是她觉得,“这些站子的图拍得也不咋地,还不如我拍得好,不如我给他开个站子好了。”


2019年9月,鑫鑫第一次成为了“站姐”。


不过鑫鑫的第一个秀人偶像很快就因为和公司闹矛盾被公司雪藏,之后她又接连有了新的“下家”,直到INTO1的时候,是她第三次开站子。她还记得去年冬天的时候,跟小伙伴们在北京合生汇吃着热腾腾的泰式火锅,同时一腔热情地说想为INTO1的某成员开站子,反被质疑“你会开站子吗?”


“我知道我前两个站子其实都没开明白,但我觉得我想做一件事就一定能做到,我这次一定能把站子开明白了。”


所谓的“开明白”,就是能将站子“运营”成为知名的站子,有自己的优势,也能通过卖PB(PhotoBook)盈利。而在18个月之后的现在,鑫鑫还是觉得自己很多地方没作对,如果时间可以再倒回去,就算自己没能在20年12月就跟学园一起“上岛”,成为第一波“入股”的站姐,也应该从2021年1月正式“入坑”的时候,就每天拍摄自己偶像的上下班照片并且在站更新,这样的话,2021年5月就能在偶像“选秀毕业”成团的时候卖第一波PB。


这种适时地攒图片、计算节点卖PB的方法,鑫鑫认为是很有“运营思维”的做法。


“一开始搞《偶像练习生》(下略《偶练》)的站姐基本上人均能赚一百万。”她很感慨,自己总是“迟一步”。这些经验都是她后来从一起追星开站的“老秀粉”那里学到的。


比如鑫鑫其中一位站姐朋友,在选秀之前是追TFboys的“凯源CP”(王俊凯×王源),自己还在为高中期末考试发愁的时候,这位可能大学还没毕业的朋友就通过“凯源CP站”卖PB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一本PB一两百块,卖六七千本,成本不到十万,盈利将近一百万。


随后这位站姐朋友通过早期“入股”《偶练》又赚到了第二个100万,所以到了《创造营2019》的时候,已经有了200万的启动资金。


“当你追星之后就会发现,每一个站姐都不可小觑,他们看上去是个啥也不懂的站姐,甚至可能都没有工作,但他们就有可能认识项目负责人、活动负责人,这个时候就是拼人脉的时候了。拼人脉要什么?启动资金,有了权钱交易,才能近水楼台。”


比如五个人一起等学员下班拍图,其中四个成了朋友互通消息,最没情商的那个就会被Pass掉。成了朋友的人抱团,租车四处蹲拍人气学员的独家照,找优质修图师修成同一种风格,会给站子立人设,问粉丝喜欢盐系还是甜系爱豆,根据回答放图,再去评论里放图,通过自转和粉丝转发做出很漂亮的微博数据。


鑫鑫很清楚这些人或许不知道这种做法叫运营,但思路是对的,通过复制这种思路在不同的偶像饭圈里赚钱,最后就可以钱生钱。


最近有个追了出道成员五年的朋友告诉鑫鑫,如果追INTO1就好好坚持下去,至少要等到他们组合毕业。因为毕业是个很好的时机,鑫鑫的这位站姐朋友开站四年半,在组合成员毕业时卖了10000多本PB,净利润超过130万,个人分成有很多,把自己在国外留学的学费挣回来了。


如今选秀终止,短时间内很难找到大量的新候选人,所以不如好好凭借现有优势“把站子开明白了”。


当然,任何一个风口行业都有由盛到衰的过程,鑫鑫的朋友里也有因为入股IXFORM而血本无归的人。因为《青春有你3》最后是临时被叫停的,组合没能出道,草草成团,即使是其中人气成员的站子也只卖了两三百本PB,PB的成本价与成交额成反比,买的人越少,成本越高,两三百本相当于前期投入打了水漂。


“虽然选秀没了,但四年节目出来的秀人有很多到现在还有活动,所以都还能勉强支撑,完全不追的倒是很少,有些是像丁泽仁的站姐一样跟偶像开撕,只是没闹得这么大,有些是粉圈内部撕了混不下去,还有一些就是去谈恋爱过自己的日子了,恋爱把追星的精力分走了。”


演员站姐:佛系追星,分享爱心


内娱没了偶像,流量艺人的站姐就会分流去追别人吗?比如事业状态相对平稳的演员或者歌手。


有过追不同类型艺人经验的康子认为,站姐除了审美很难改变,对站子的运营思路还有执着的态度更难改变。一旦适应了秀人站姐之间的“内卷”,追演员的感觉可能连“佐餐辅料”都不如,毕竟“太佛系了”!


当小娱问及两位“90花”各自的站姐今年追星行程时,两人都表示各自的偶像今年上半年都忙着在组里拍戏,所以两个站子今年都尚未正式“开张”。其中阿迦的偶像在上半年只出席了一次公开活动,名额难得,拍不到,只能买图;而另一位小杨则是蹲横店,剧组管控严格,基本上算是拍了个无效路透。


两人和鑫鑫不一样,原本在入坑时就没有刻意想要成为站姐,只不过后来发现各自圈子里几乎没有活跃的站姐,所以建立账号想要在偶像有活动时分享图片,小杨所开站名甚至不太像是偶像的站子,她表示原先的意图只是想开一个普通的“发图博”。


今年演员普遍行程少,当然和去年年末展开的“网络清朗行动”以及疫情也有较大关系,康子表示,本身演员与粉丝之间的主要交流就是依靠自身的影视综艺等作品,“发布行程”属实是在韩娱追星习惯席卷内娱之后的被迫“内卷”举动。如今“清朗”和“疫情”的双重叠加,让演员更有理由低调行事。


演员通常可以拍摄的,就是在机场、活动现场、剧组拍摄这几个主要环境里,其中活动现场这种公开场合最为合适,演员在机场也有可能走VIP通道,进组拍摄的如果是电影,身为站姐本身也有减少路透、保留神秘的责任感。


职业机场代拍


阿迦和小杨回忆,今年之前,每年的线下拍摄机会大约有10多次,平均每个月能拍一次。阿迦和小伙伴二人共同打理站子,自己负责京津冀和以北地区的活动拍摄,小伙伴则负责沪广深范围的活动拍摄,原则是能去尽量去;而小杨的站子只有自己单人打理,她会根据一次拍摄的整体预算来考虑是否亲自拍摄,通常单次花费需要两三千以上,则更倾向于从代拍手中买图。

分享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


相关文章
TOP TOY亏损收窄至1647.4万元,推出190款联名产品
《狼群》的取舍,国产动作片需要类型融合|对话导演蒋丛
不焦虑不沉闷,《大考》做群像教育剧有新配方
宣发“第一生产力”粉丝:十几万打水漂,心碎“十一档”
IP化、精品化、明星化,微博ACGN生态成了中国电竞助燃器
9月IP衍生品榜:原神魈•护法夜叉手办销量过万,罗小黑IP入榜
为新剧引流,替演员营业,剧集营销不能没有角色号
「对话小红书」飞盘的黄金时代:始于社交,归于“竞技”
快手电商推出“快手新品超级计划”,助力商家116心意购物节极致爆发
不想去健身房的人都开始买PICO 4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