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灵魂摆渡》封神,“消失”四年半的小吉祥天做什么去了?

“怪咖”编剧的人生不存在离经叛道。

凭《灵魂摆渡》封神,“消失”四年半的小吉祥天做什么去了?

profile-avatar

娱乐资本论2022-08-03 12:49




作者|阿Po


7月5日,抖音与长信传媒联合出品的短剧《女神酒店》上线,郭靖宇监制、小吉祥天编剧,巨兴茂、郭世民、周颖波执导,浓郁的《灵魂摆渡》味道重现。


凭借《灵魂摆渡》封神的编剧小吉祥天,一度被传为真人版夏冬青,夜半时分燃犀写作,一双眼睛看尽阴阳。只不过,在2018年2月1日电影《灵魂摆渡·黄泉》上线之后,小吉祥天仿佛“销声匿迹”再无动作,更像是成了“传说里”的人物。


时隔四年半再度有作品面市,却是第一季总时长只有40多分钟的微短剧,总让人好奇这四年半时间,他究竟去做什么了?

小吉祥天


“已经四年半了啊?”小吉祥天自己似乎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懒懒地倚靠在沙发上想,这几年大概所有人对时间的感知都不那么准确了,对他来说应该是按下了快进键,很迅速地过去了。


中间他肯定有去做很多事,比如跟着老板郭靖宇去写了女性励志剧《南洋女儿情》,他称之为“大戏”,但真要问,他又什么都想不起来。


他是最早开始写网剧的编剧,后来又写了网络电影票房史上第一部拿到4500万分账的片子,现在写起抖音短剧也不出预料地快速突破一亿播放量,像是什么故事到他手里都没问题。


事实上,和许多人预设的相反,他就是喜欢把事情简化的人,琐事令人烦躁,他就不会去多想,写微短剧,也不会给太多信息量,把焦点放在最重要的事情上面。


“放轻松之后,人生会快乐很多。”

命题作文,女神酒店


小吉祥天第一次听到《女神酒店》的项目概念是2022年1月中旬,到7月底第一季已经播完一周了,微短剧周期就是可以很快。


不管是周期快慢,还是做惯了长剧集的老板郭靖宇忽然说要做微短剧,小吉祥天都没觉得惊讶,“老郭是非常喜欢尝试各种新鲜事物的人,我就是有工作给到,把它完成就行了,不需要思考其它。”

因为他们今年“大戏”《南洋女儿情》拍的差不多了,留下的场景很适合再去拍一部微短剧,演员也是从身边熟人里挑,反正该有的配置都在这儿了,故事怎么攒,就看小吉祥天的了。


算是和《灵魂摆渡·黄泉》一样的“命题作文”,拍呗。最大的不同无非是《女神酒店》第一次挑战了不同的画幅时长,竖屏微短剧,还能多难啊?


“我没觉得长短剧有什么不一样,就是按照微短剧的时长,把剧情压缩进去,我差不多是按照15分钟一个完整的故事去写,之后该怎么分集,就有其他专门的人去做了。”


长信传媒的团队向来是以郭靖宇为中心,团结在一起合作了很长一段时间,彼此知根知底甚有默契,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接了什么活儿就做什么事,小吉祥天这一次是编剧,所以只管负责提供剧本,绝不操心其它。


“其实到了一个新赛道,我通常也是会去向专业的人询问学习的,但这次时间太赶了,下次可以做得更好。”


整个剧本他花1个月写了6个15分钟的单元故事,第一季播了两个,其中一个还是把原本后面的故事调换到第二个播放,看起来效果也不错。


“没啥毛病,就是短。”在看网友评论反馈的时候,也就这个“短”字最入他的眼,也是他写微短剧时最警惕的。其实这次也有所预料,《女神酒店》里涉及到的人事物比《灵魂摆渡》简单很多,一共就15分钟的时间,把戏尽量集中在两个主角身上,再来点别人,事情可能就说不完了。

作为短视频的观众,小吉祥天自己也琢磨明白了,“就这么几分钟时间,东西越多观众越抓不住重点,我的习惯就是信息不能给得过多,集中注意力。”

不抗争人生


一直以来,小吉祥天都很容易给到外界不少“错觉”。


一名长发飘飘的甜美男孩,写着一些鬼狐仙怪的人间怪谈,符合很多人对追求艺术境界的原创型编剧的幻想。


不过因为每一次接的活儿都是命题作文,听起来又像是艺术家被束缚了,也没有比只能改编IP的编剧好很多。


听见“艺术”两个字,小吉祥天的表情多少有些疑惑,想不太明白艺术具体是什么,也想不太明白自己和艺术家的关系。他认识的编剧朋友倒是挺爱聊艺术方面的事,但他听了会不耐烦,觉得无聊,就在一旁放空,最后干脆笑笑说,“所以我朋友不多。”


他其实是很喜欢写命题作文的,他至今为止的人生都可以说是被“命题”的。


“我和肖茵(《灵魂摆渡》女主角王小亚的扮演者)他们都是剧团大院里的孩子,正常来说,剧团的孩子以后也都是干这行的。”

《灵魂摆渡2》剧照,最右为肖茵饰演的王小亚


所以小吉祥天很小的时候就被选好了未来的路。


终于在2002年,他被带去剧组开始接触工作。“剧团小孩”在组里通常是从场记做起,虽然只做场记,但每天在现场看着,前期后期整个流程都会跟完,看明白了每个环节都有可能做一做,然后就知道自己专精哪个方向了。


老板兼老乡郭靖宇是写剧本的,小吉祥天在剧组就也包含了跟着写剧本这一项。一开始只是做打字员,郭靖宇自己把戏演出来,小吉祥天帮老板把台词打下来,后面老板让试试写几场戏,他便照做。


2013年网剧时代开始,传统影视公司里没什么人会做,郭靖宇就让小吉祥天做,毕竟年轻人,网感好,这就是机缘。


《灵魂摆渡》的最初概念是“喜剧版《爱情公寓》”,但小吉祥天说不会写喜剧,硬逼着也没用,后面就只在故事里加入一些喜剧元素,这样是可以的,然后封闭的“公寓”环境也换成了开阔的“便利店”场景。


这种沟通对小吉祥天来说也不算抗争,不会的就是不会,得直说。所以他整个成长过程中其实是没怎么抗争过的,父辈们怎么安排就怎么做,从《灵魂摆渡》到现在《女神酒店》第一季在抖音播放量超过1.3亿了,父辈安排,工作体面,结果成功。

抖音短剧《女神酒店》页面截图


他觉得这样挺好的,不抗争,但也没什么挫折,万一抗争一下,挫败了,怎么办?想想好朋友白一骢(灵河文化CEO),上少年班,大学就开始帮人组装电脑挣了好多钱,很厉害,但让自己也混社会、去打拼,想想就直摇头,“不行,不行。”


被老板和长辈们一路保护得很好,他对此感知清晰,也正合他意。不存在离经叛道的人生,核心诉求是不要让他思考太多事情,通常都是“既然都安排好了,那就这样吧,没什么想法。”


大多数时候,他说“没什么想法”,是真的不去想,才不会有想法。


非典型性编剧


作为编剧,对创作也没有想法吗?会尝试主动写作吗?


“不写啊,不是工作的话,就不想打字。”


简单直白的答案,听起来会让人对艺术家一般的故事创作者“梦碎”。


首先,小吉祥天已“澄清”自己不是艺术家,只是他需要有一个“目标”,但他又不会自己思考目标,所以最适合老板给他立一个目标,像是命题作文这样的项目,既不用自己思考,完成工作了还能有成就感,他最喜欢这样。


“我的性格其实很粗糙,想事情不会这么形而上,因为压根儿不会有什么发散的想法。”


那么他真实的性格是如何?他想到前段时间做了很流行的人格测试,测试结果有一部分的形容很像野生动物。具体说来,比如和他一起测试的朋友,就是依托于社会发展到一定高度后人类产生思考的哲学性拉扯人格;小吉祥天,结果偏向于人类社会发展前的原始人模式,很粗糙,遵守本能与天性,只考虑眼前的狩猎吃饭和睡觉。


其它时候,其它事情,他更讲求一种难以表述的机缘。


工作也是一样,非要问喜欢看什么电影,可能是一些特效比较多的影片,不过具体也没法儿界定类型。他喜欢《环太平洋》,但不喜欢《哥斯拉》;喜欢《金刚》,但不喜欢《钢铁侠》;很多朋友特别喜欢《小丑》,他就喜欢《好莱坞往事》;迪士尼的电影里会喜欢《阿拉丁》的场景氛围,反而《冰雪奇缘》不太能get到。

《灵魂摆渡2》“旧事篇”


所以他也不是对奇幻题材有什么执着,就是正好可以进入《灵魂摆渡》和《女神酒店》这两个故事的命题磁场,就和交新朋友一样,机缘到了,就是可以一见如故。


再到创作的细节部分,他也和很多有大量创作欲望的编剧不太一样,有人爱记录生活的碎片、脑洞的碎片。小吉祥天选择画画,画人设,让人物先能直观地立于眼前,从人设图感受人物应该经历了哪些故事,画过《灵魂摆渡·黄泉》里一颗脑袋被种在花盆里的王小鹿,也画过《灵魂摆渡》“旧事”单元里的面馆琵琶女挽琴。


他的故事大多是这样:人设先行,适合单元叙事,有主心骨在,故事就不会散。


当然也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他现在不爱出门,身份证挂失数月也懒得去领,这属于难得会让他烦躁的生活琐事,张巍在《梦华录》里写了很多生活的小细节,他写不来这些,就很喜欢《梦华录》。


影视工作者还是类型化更好,每个人发挥自己的长项,全能型还是稀有的。


朋友想拉着他去非洲大草原看动物狂奔,他反劝朋友在家看《动物世界》,还能免于在尘沙里灰头土脸。他才不是体验派编剧,剧情里的事情,生活里的事情,无需事必躬亲,不然……


“我写的那些剧,难道我要……咦,你们好坏,还想让我体验?”


一个热知识:写《灵魂摆渡》的编剧小吉祥天,怕鬼。


至于有《灵魂摆渡》时期就关注的粉丝好奇,当时公布了一个叫《女神饭店》的项目,四五年过去就成了微短剧?


“才不是,《女神酒店》和《女神饭店》压根儿就不是一个项目,《女神饭店》是个悬疑剧。”


不是《女神酒店》这样题材的?


“嗯,正常人类的悬疑剧。”


无杂音世界


在《灵魂摆渡》系列四年漫长的播出期里,小吉祥天还是个很喜欢和网友交流的人。不过《灵魂摆渡·黄泉》之后一段时间,他就把微博在内大部分社交平台的账号都清空或者注销了,这才让他和他的作品一样,蒙上“传说中”的色彩。

“倒也不是退网。”小吉祥天努力回忆了一下,应该是真的没有什么事件促成这一行为,就是整个网络的舆论氛围和社交习惯变了,朋友也不怎么在网上说话,他便也觉得没意思,“你们看我朋友圈也从来不发东西,还要时不时说一下我没有把大家屏蔽。”


从《灵魂摆渡》到《女神酒店》,的确舆论氛围变了,但小吉祥天没变。评论只挑有建设性的看,至少可以在以后写剧本的时候避免犯同样的错误。其他情绪性的发泄可以,就是别对他发泄,他的人生信条是:负能量,退退退!


事实上他也没什么机会积攒到负能量。从小语感好,老师说他文字太成熟,但后来长大也稳定没什么变化,吃编剧这口饭是够用了;剧团小孩跟着熟悉的团队,如今固定有项目可以写,不会像很多同行一样吃了上顿没下顿,被长辈保护的世界,无需担忧前路。


“想那么多干嘛?”是他和河豚君在本次对话里最常说的话之一。


的确不需要想太多,抓住眼前的事就足够了。他眼前的问题,只有“能解决的”和“不能解决的”这两种,没有问题当然皆大欢喜。不能解决的问题就别去想,想了也没用,只给自己徒增烦恼。

《女神酒店》第一单元“化蛇篇


“我的任何认同感都不会是来源于外界,核心在于我不会因为旁的人而怀疑我的判断和想法。”《女神酒店》有很多评论说第一个单元“化蛇篇”的故事和《灵魂摆渡》里鲛人的故事很像,他先尽量客观地去分析,思前想后也不觉得一样,便不再动摇了。


像是自己给自己创造了一个无杂音的纯净世界。


他又想起自己人格测试里测出来的那个原始天性,只看眼前,今天不想明天的事,今天写第14集的剧本就绝对不想第15集的故事,一分钟都不会想。


这样挺好,活得不累。


这个剧本是指他现在正在写的一部古装剧,也是被指派的活儿,公司得有新项目,他都市剧和年代剧都写过不少了,古装写得少,就选了古装。不过这次没有借鉴神话,一个低魔基础的东方幻想类故事,和《灵魂摆渡》一样有自己的世界观,也会按季来做。


工作上需要有目标,像是给野生动物一个狩猎目标,摆在眼前,全力捕食。


只不过《灵魂摆渡》已经把人与人的关系写到了一个极致,接下来的故事变成了倾向于人与社会、人与世界的关系表达。30多年毫无波动的人生,似乎因为这三年的疫情有了变化,也不确定,只能似乎是这样,也只会展现在作品里。


他的人生还是今天不想明天事,他说可能是人格缺陷,“脑子里缺根弦”的那个缺。应该要未雨绸缪,他知道,但没办法,就是改不了。人只会越活越像自己,三岁看老,他已经能看到自己的未来,只是他不想看。

小吉祥天曾在微博公布王小鹿人设图


小吉祥天家里有两只猫,一只应该很优雅贵族风度的俄罗斯蓝猫,叫黑豆;一只传说是古埃及圣猫后裔的阿比西尼亚猫,叫小鹿,《灵魂摆渡·黄泉》里王小鹿的那个小鹿。


两只猫都不怕人,会往他身上蹭,他也不回应,据说他们平时在家就是这样相处,我不找你麻烦,你也别来打扰我,任其生长、各自生活,像是这同一屋檐下一起生活了三只猫。




分享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