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人跨进千亿级市场,我们在准备什么?|专访本壹数娱、影眸科技、凌迪Style3D

数字人的未来,还是看技术

作者|夏周


数字人的这一年,还在不断进化。


随着技术的革新,人们发现数字人的外型越来越真实。服务型数字人的涌现,让人们看到了这项技术的实用性。而虚拟偶像数量的增加以及中之人所带来的诸多衍生问题,使得人们意识到虚拟与现实正在不断融合,数字人的伦理问题近在眼前。


与此同时,Meta为人们描绘的个人虚拟形象与元宇宙的融合,恰恰印证了数字人的内涵还在不断扩展。在中国,一些企业希望能够利用自身的技术实力,助推数字人再上一级台阶。


近日,本壹数娱联合影眸科技、凌迪Style3D共同研发了一款“标杆级”超写实数字人,并在2022全球数字经济大会期间完成首次亮相。


这款虚拟人采用了影眸科技独家的光场扫描技术,结合本壹数娱的动画中台管理技术,以及凌迪Style3D超写实布料3D仿真技术,使得这款超写实虚拟人的皮肤精度达到了16k毛孔级别的呈现,且表情动态细节达到了微表情级别。


熟悉娱乐资本论朋友们都清楚,此前我们曾经多次和本壹数娱探讨有关虚拟偶像的问题。本周,借着新型超写实数字人发布的机会,娱乐资本论与本壹数娱创始合伙人刘晨飞、本壹数娱CEO陶茜、影眸科技创始人吴迪和凌迪合伙人陈梦婕等多位高管坐下来,好好聊了聊数字人的现在和未来。


以下为娱乐资本论与本壹数娱、影眸科技和凌迪三家公司高管的专访实录:


数字人成为刚需,三家合作树立行业基准


娱乐资本论:本壹数娱和影眸科技起初为什么想要进军数字人领域?


吴迪:我是从2016年进上海科技大学就一直在数字人领域做科研。影眸科技的终极目标是想把数字人打造成为每一个C端用户接入元宇宙的入口。这个也是影眸科技的主要规划。


刘晨飞:本壹实际上还是和所在的行业有关系,原来在动画和影视行业都有自己的积累。我们认为有了好的技术,整合自身能力和客户群体,可以释放更大的能量。技术和应用,两者是相互依存相互共生的关系。数字人可以说是制作领域一个比较难的工序的集合。把数字人的问题攻克之后,很多问题都迎刃而解。同时,数字人的技术还能反哺到其他领域,对本壹而言是非常受用的。


娱乐资本论:那么,数字人技术对于当下的社会而言,核心竞争力是什么?


刘晨飞:数字人技术对于当下社会,最具竞争力的其实是它已经逐渐变成人们的刚需。未来在元宇宙中,每一个人都需要一个虚拟形象作为替身。我们其实希望数字人技术能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便利。


游戏里的NPC、柜台的银行职员和景区的导览本质上发挥的都是数字人的功能性,这也是本壹和合作伙伴们一直在强调的事情。而这些功能型的数字人,他们最大的优势是不会出错,所服务的行业更需要他们不会出错。


之前聊虚拟偶像的时候我们也聊过,人们常说“虚拟偶像不塌房”。但是,如果我们做一个类似于老师的数字人,传授了错误的知识就会很麻烦。提供金融服务的数字人也是一样,开卡信息录入错误我想没有人会接受。


目前,人力无法满足的现实需求主要有三个层面:一是不可能一周七天实时在线;二是一旦需要依靠人力,就不可避免地出现失误;三是人工服务的形式无法做到更加多元。我们现在正在测试的内容,就是要用数字人来代替一部分人力,从而更进一步满足人们的需求。


娱乐资本论:各位对未来数字人技术门槛有着怎样的判断?


吴迪:从我们的判断来看,数字人的技术门槛势必会越来越低。未来可能你只需要一张照片,就能输出一个高保真数字人,甚至可以用风格迁移的方式输出二次元风格的数字人。加上一些表情驱动,就可以拥有非常良好的表现效果。利用类似的技术,即便是普通人也能轻松制作数字人。


娱乐资本论:本壹、影眸科技和凌迪最终敲定合作,主要的契机是什么?


刘晨飞:我们内部其实经常开玩笑,本壹是一个恰好有很强动画制作能力的整合营销公司,手里有着许多客户。和影眸科技沟通的时候发现,双方能力上有互补,诉求也一样,最后就一拍即合,实现了合作。和凌迪的合作也是类似的逻辑。


娱乐资本论:除了核心的技术基础之外,本壹、影眸科技和凌迪在数字人领域布局,还有什么其他的发力点?


陶茜:本壹、影眸科技和凌迪的合作已经覆盖了很多领域。凌迪在超写实数字服装领域首屈一指,影眸科技擅长光场扫描,这些都是数字人制作不可缺少的环节。对于本壹而言,目前主要技术着力点还是数字人制作。三家公司希望能够先把数字人做好,力争打通超写实虚拟人的制作环节,协助树立行业基准,然后可以再去考虑数字人在不同行业的应用着力点。


娱乐资本论:元宇宙技术开始为公众所认知,本壹投入数字人技术之后,对于元宇宙技术是否有着相同的兴趣?


陶茜:现在的现象是,很多企业把数字人创造出来就貌似已经完成任务了。本壹在思考的是,数字人创造出来之后究竟能干什么。我在本壹目前的主要任务是拓展应用场景层面的事情。我们内部讨论的时候经常感叹,一些技术非常厉害,但真正走到应用层面的却很少。


很多技术公司思考问题的逻辑是我有一个好的技术,然后这个技术能够匹配到好的产品,产品可以应用到什么样的场域和场景中。但如果想要走到实际的应用层面,需要把逻辑反转过来,先要去考虑场景的需求,然后再思考适配适当产品,最后思考这个产品底层下的技术是什么。在本壹今年的布局中,数字人和场景的结合是必须的,而现在人们最为关注的场景,毫无疑问就是元宇宙。


娱乐资本论:最近影视特效重新成为了行业热络的话题,不知道各位觉得现在的数字人技术是否能够给影视行业带来更多启示?


吴迪:影视行业其实现在慢慢在尝试接触新的技术。我们最近和一些影视公司合作,原来新技术在影视行业里的运用确实比较缓慢,但现在影视制作也在变得更加包容。这对我们而言是一个非常好的态势,至少前景看起来非常健康且有发展空间。


刘晨飞:这种变化的过程我们是有体会的。纯粹的内容行业对于新技术一开始都会是抵触的,因为不理解和不接受,觉得讲故事可能比什么都重要。其实合作到最后我们发现,影眸科技的这些技术是能够直接影响到影视特效的,包括虚拟制片等具体的层面。从本壹的层面出发,我们真心希望这些技术能够让影视特效的制作更上一个台阶。


四项技术提升真实感,五人团队实现降本增效


娱乐资本论:说回这次发布的数字人,给人最直观的感受就是皮肤的细节上了一个台阶。因此在皮肤材质层面,咱们的数字人技术有没有什么新的突破?


吴迪:制作数字人的过程中,第一步需要考虑的就是扫描一个真实的人。针对皮肤材质,影眸科技有一套完全自主研发的扫描系统,我们称之为“穹顶光场”。它能够以亚微米级的精度去扫描得到人脸部的毛孔和更多皮肤细节。获取了这些细节之后,我们就可以在渲染引擎里面看到光线打在人脸上是一种非常自然的散射或者透射的状态。


娱乐资本论:表情自然是在数字人制作过程中也是比较难实现的部分,请问本壹或者影眸科技如何让数字人表情能够更生动?


吴迪:针对数字人的表情,我们有两套解决方案,首先,在制作过程中我们一直都在兼容传统的表情拆分与绑定,利用自主研发的算法和穹顶光场扫描得到的表情为基础,使用Deemos ML Rigging技术对面部进行符合肌肉动力学的表情拆分,可以全自动的完成符合肌肉动力学的资产绑定。其次,我们也在研发下一代基于4D动态扫描和人工智能的动态驱动。通过对动态人脸数据的学习可以更生动地在驱动过程中模仿出人脸的微表情变化。


另一方面,数字人在做表情的时候,皮肤表面的挤压拉伸,以及皮肤下层的血流涌动,会产生一些皱纹和血色的变化。我们能够利用技术来实时计算血流变化和皮肤的挤压拉伸,从而让细微的表情更加自然。


其实无论是皮肤材质,还是数字人的表情,这些技术上的革新能够在提升数字人与真人接近程度的同时,有效避免恐怖谷效应。


娱乐资本论:数字人的服装也是提升角色真实性的重要组成部分,凌迪和本壹共同解决了数字人服装的哪些问题?


陈梦婕:角色形象设定完成之后,凌迪主要负责根据数字人形象来制作匹配的服装。传统动画流程下的服装往往比较僵硬,很难体现服装真实质感。而凌迪给予数字人以真实服装,让虚拟照进现实。


元宇宙和数字世界的建设成为了全球话题。数字世界体现了前沿科技的发展、多元消费的升级、社交方式的演变,但要真正推动物理世界数字化,首先需要的是一个强大的物理仿真模拟引擎。但当前常见的物理引擎在效果或效率上还远达不到理想的状态。


服装模拟是所有模拟问题的制高点。因为服装的材质、碰撞都是最复杂的,因此服装领域的仿真引擎技术基础需要更强。凌迪解决了传统建模中服装模拟仿真难的问题。


娱乐资本论:本壹未来将和凌迪在数字服装的哪几方面进行更深层次的探索?


陈梦婕:我们和本壹将在企业品牌虚拟人服装形象、游戏、影视虚拟服饰模拟领域上继续探索。解决服装仿真的技术难题,推进产业数字化。


娱乐资本论:制作一个数字人往往需要一个庞大的团队通力协作,这一点上本壹或者影眸科技有没有什么心得体会?


吴迪: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的这些技术能够在现有的工业流程中跑通了,就已经是非常大的成功。我们的技术是来自于上海科技大学的人工智能实验室,所以说这些技术都来自于学术顶尖的科研成果。


但是,学术科研成果要向产业去落地做适配的话,中间是有一条非常长的距离要走的。我们成功的通过了数字人的项目,克服了中间落地时间较长的过程,然后让实验室的成果和实际应用有了一个比较好的结合,这个对我们来说是最大的进步。


陶茜:我们也是有着类似的感受。团队里面很多成员原来是做动画,并不了解数字人的本质,这些都是通过项目磨合一点点碰撞出来的。整套管线的流程跑通了之后,包括本壹B-Motion中台管控系统的加入,我们发现效率的提升其实是非常惊人的,成本也随之降低。经过我们的计算,这个数字人所调动的实际产能,只是一个五人小组,毫无疑问能够节省大约一半的成本。成本和制作周期大幅度削减之后,其实是给了团队更多空间去尝试其他新鲜的领域。


ID型数字人是未来,虚实结合拉动实体经济


娱乐资本论:有了技术,有了实际的产品,最后让我们来展望一下未来。各位认为,数字人技术未来能够扩展到哪些新的领域之中?


吴迪:前面聊了数字人和元宇宙的结合,元宇宙如果想要带给每一个人沉浸式的体验,势必需要用到数字人技术。比如Meta一直在展示的线上会议,最好的效果就是在家里操控着自己的数字人和其他人在一个场域里进行交流。


数字人与元宇宙的结合继续向下推演,数字人的类型也会不断地演变。第一种类型是IP型数字人,主要指的是现在市面上各种各样的虚拟偶像、形象代言人;第二种类型是服务型数字人,主要指的是前面提到的金融和政务服务型数字人;第三种将也是元宇宙数字人的可能的最终形态,也就是ID型数字人,每一位接入元宇宙的用户都拥有的自己的数字人,他会有本人的形象特征,代表了人们接入元宇宙之中的具体身份。也就是说,未来生活中各个层面我们都会用到数字人。


陶茜:吴迪这个观点非常好。我们内部探讨的结论是,数字人其实没法单一去定义。IP型数字人势必会成为未来的趋势。我们之前做了诸多好莱坞IP营销。IP的孵化从来没有一蹴而就。数字人IP落地的过程其实是要赋予数字人更多功能属性和适配的场景。最后还是要看未来两三年整个行业的走势。


娱乐资本论:那么元宇宙世界中的这些ID型数字人,是否能够达到高保真级别的材质?


吴迪:这个是我们正在研发的新方向。我们拥有穹顶光场的技术积累,同时在深度学习技术的加持之下,未来用户简单生成的数字人也能够具备极强的皮肤材质。当然,这一切都还是需要技术慢慢向前演进。


娱乐资本论:通过数字人和元宇宙技术,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的界限越来越模糊,各位认为这其中需要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分享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


相关文章
TOP TOY亏损收窄至1647.4万元,推出190款联名产品
《狼群》的取舍,国产动作片需要类型融合|对话导演蒋丛
不焦虑不沉闷,《大考》做群像教育剧有新配方
宣发“第一生产力”粉丝:十几万打水漂,心碎“十一档”
IP化、精品化、明星化,微博ACGN生态成了中国电竞助燃器
9月IP衍生品榜:原神魈•护法夜叉手办销量过万,罗小黑IP入榜
为新剧引流,替演员营业,剧集营销不能没有角色号
「对话小红书」飞盘的黄金时代:始于社交,归于“竞技”
快手电商推出“快手新品超级计划”,助力商家116心意购物节极致爆发
不想去健身房的人都开始买PICO 4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