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川”入海,综艺破局?

“百川”入海,综艺破局?


作者|郭吉安


关正文、陆伟、吴群达、陈刚、胡明、王知艺、周君……很难想象一档综艺节目会汇聚如此多的顶尖综艺内容人。


《百川综艺季》做到了。


它最初吸引到的综艺大佬甚至更多。这档今年年初宣布启动时便引发业内关注的综艺,汇聚了20余家国内的顶级综艺制作团队,历经数月,从200多个创制题材中完成采样,并在抖音的用户群中完成样片测试,最终从二十余档节目中挑选了6档节目,联动台网共同组成了抖音的首个综艺季。


2集一综,总共六综,连续播出12集,《百川综艺季》终于将在8月12日正式面向大众。今天下午的看片会上,7位主创带着6部不同风格、类型的原创综艺高能片段,首次接受了媒体的“审阅”。


“我今天坐在台下的时候其实很忐忑,但我听到了现场观众的笑声,一下就安心了。我希望能给大家带来快乐。”活动现场,关正文导演如此说道。


正向的情绪和激励,是六档不同综艺的创制人共同希望带给观众的。陆伟导演希望能在当下帮助大家解压疗愈、吴群达导演想通过老歌的力量抚慰观众的心灵、陈刚导演希望让大家看到这一代大学生的热血,告诉大家“他们还没有垮”……


每一位导演们都很享受创作的过程。他们具备极大的自由,不受平台干涉、招商限制很少,因而可以尽可能回归创作本身,然后将内容评定权交由观众。


“可以说是中国互联网上第一次,把综艺的投资决策交由广普受众。”周君导演感慨。


这也正是《百川综艺季》最大的不同,在抖音综艺负责人、节目总监制宋秉华看来,这个综艺更像是一个激励行业内容产出、跳出现有生产模式的强实验。


他不愿称自己为发起人,而是用了“摆渡人”来形容。“我就是那个划着船,把大家想法输送到彼岸的人。我们用单集宽松的预算和最大的自由度,鼓励大家产出好内容。”


正如其名,对当前的综艺市场而言,《百川综艺季》正尝试为综艺大海带来新的“活水”,通过制造诸多可能的“变量”,为综艺行业探索全新的破局思路。


缺爆款、少流量,综艺市场困局求解


在观看子节目尝鲜版正片之前,一集聚焦中国综艺发展史的短片让在场的综艺内容人和观众们感触颇深。从初代的《正大综艺》到2005年的《超级女声》,短片一点点呈现着中国综艺的发展和辉煌时代。


也不可避免的提及了近两年市场的冷清。缺失大爆综艺、整体流量下滑,显然,当前综艺市场正面临着艰难时刻。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事实上,回溯近三年的综艺行业,除了2020年横空出世掀起大范围探讨与关注的《乘风破浪的姐姐》,行业中已经许久未出现过真正的“全民爆款”综艺了。


这背后,一方面是观众对综艺心态的变化。信息大爆炸时代,新一代互联网受众的兴趣分层效应愈发明显,正如音乐圈很难出现新的“周杰伦”一样,综艺爱好者的口味也愈发多元,更关注细分题材的定制化内容。


“拿音综举例,乐队、嘻哈、电音、民谣……音乐爱好者口味现在非常细分。这让国民化音综变得越来越难做。因为模式创新已经陷入瓶颈,所以不可能像当年《好声音》一样横空出世了。圈层音乐文化也愈发普及,所以《有嘻哈》这样的潮流爆款,放在现在可能也很难再引发大众的普遍共鸣,反而很可能会成为圈层的高口碑作品。”某综艺导演小魂说。


成熟综艺模式的消耗、圈层壁垒的加强、用户愈发挑剔的口味都让“爆款”的诞生难度直线上升:过往只需要具备特定的创新元素,但当下需要具备“极致”性。


“极致的情绪或者极致的情感。而且需要是最广普的。”某平台综艺制片大陆如此形容。


在他看来,所谓极致情绪,指的是通过内容表达或是赛制设计给大家带来强刺激性或强话题性。而极致情感,指的是强情感依附性和深度的共鸣表达。可这两大切口,也在近年来愈发难以操作。


一方面是观众对N代内容的新鲜感下降,让同一类型作品的情绪刺激阈值不断升高。另一方面,特定类型赛道遭遇限制,也让用户强参与、强互动的综艺变得愈发难以打造。


在这样的困局下,寻觅新赛道、开发新的原创综艺模式似乎是唯一解。


然而,本质国内综艺的盈利模式还是招商。近年来,品牌整体在娱乐营销上的预算有明显收缩,也更趋向于赞助头部团队在已验证可行的内容赛道,采用大流量班底+成熟模式的综艺玩法。这直接导致很多创新类内容招商难,失去了上线的机会。


典型便是,今年招商最好的依然是平台的头部综N代项目,但仍不可避免陷入口碑下滑、同质化的窠臼中,进一步消耗ip。


而新的创新内容综艺受困于“不确定性”,或是未能成形,或是缺乏足够的成本支持,也很难突破圈层壁垒,诞生新的爆款ip种子。


“是某种恶性循环,我们和制作公司都只能被迫加入越来越卷的赛道,这只会进一步加速用户审美疲劳,消耗现有综艺ip的存量价值。”大陆说。


像一片汪洋,若只过度消耗开发“老泉眼”而无新的活水涌入,迟早面临“缺水危机”。


当下综艺市场的流量困境,便正是“水源枯竭”的表征。


《百川综艺季》,一汪活水会带来什么?


正是此时,《百川综艺季》带着变化而来。


根据最新发布的内容来看,《百川综艺季》尝试为当下综艺海洋注入一汪新鲜的活水,在创制上体现出了种种“不走寻常路”。


1.六档综艺同台:反赛道、广普,为“爆款内容”扩容


瞄准中国语词文化的《百川文明诀》、沉浸式游戏综艺《百川可逗镇》、老年社交综艺《百川老朋友》、代际观察音综《百川乐时空》、高校pk音综《百川高校声》、创新喜剧综艺《百川狂想曲》…


六档不同类型的综艺正是所谓的“百川”,共同在8月12日开播的《百川综艺季》中亮相。


可以发现,这六档节目的内容呈现出了显著差异化。这其中既有文化类、青年音乐类,娱乐休闲类等大众较为熟悉的综艺创制方向,也有语言喜剧、高校生比拼、老年社交等创新性颇强的实验性开拓。


非典型赛道的综艺内容与已验证的成熟垂类共同集结在一档综艺中,恰恰是对过往行业认定的“优势赛道”的一次挑战,也有望呈现给行业所谓“类型化内容”的多元性,启发市场进一步思考:是否应该给“爆款赛道”设限?


“都说做分众,深耕垂类才能破圈。但受限于市场信任度,过去我们整体的制作思路还是偏向于所谓的大众化分众。平台和品牌心中对于青年用户群体喜爱什么有一套自我认知。潮流音乐、喜剧、推理这些都是他们会比较认可的首选。尽管这些赛道已经非常卷了,但是还是会优先考虑做这样的分众内容。所以即使我们关注到一些社会领域的思潮和文化现象,认为同样可能是大众感兴趣的,还是很难说服他们。”小魂说。


小娱便了解到,早在两年前,国潮概念再次兴起时,行业中便有知名工作室提出了传统文化相关的综艺创作思路,但却面临招商的“老大难”,核心便是品牌认为年轻人已经不喜欢了。可后来河南卫视的节日奇妙游系列惊艳四座。这也说明,传统文化向是有强爆款基因的。


此外,小魂所在团队去年发现了“地方台老年社交节目”在B站的年轻用户群中非常受欢迎,也曾想在这一领域进行开发。“同样没办法说服平台,他们觉得太老龄化,打不中年轻人。”


也正因此,《百川综艺季》恰恰有望带给市场不一样的认知。看似大胆的分众内容同样具备高开发潜力,能对应广普人群。只要内容做的足够好,就有强破圈可能。


毕竟,抖音丰富的流量池和算法逻辑,不仅可以完成对核心用户人群的打通和触达,也有望围绕内容实现二轮、三轮的人群扩容和发酵,《百川综艺季》联动卫视端的做法,也可以通过对台网用户群体的打通,进一步验证多元化垂类内容的流量价值和话题性。


“我会非常期待这档综艺中的各个样本能改变行业中对爆款内容的界定标准,通过观众的切实反馈,完成反向教育品牌和平台的作用。”小魂说。

分享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


相关文章
TOP TOY亏损收窄至1647.4万元,推出190款联名产品
《狼群》的取舍,国产动作片需要类型融合|对话导演蒋丛
不焦虑不沉闷,《大考》做群像教育剧有新配方
宣发“第一生产力”粉丝:十几万打水漂,心碎“十一档”
IP化、精品化、明星化,微博ACGN生态成了中国电竞助燃器
9月IP衍生品榜:原神魈•护法夜叉手办销量过万,罗小黑IP入榜
为新剧引流,替演员营业,剧集营销不能没有角色号
「对话小红书」飞盘的黄金时代:始于社交,归于“竞技”
快手电商推出“快手新品超级计划”,助力商家116心意购物节极致爆发
不想去健身房的人都开始买PICO 4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