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传媒公司女老板打着李易峰的名号,装作是李易峰女朋友涉嫌诈骗过千万。”

“传媒公司女老板打着李易峰的名号,装作是李易峰女朋友涉嫌诈骗过千万。”


几天前,微博上出现这样的爆料。爆料人声称,北京啸傲天行文化传媒公司的CEO崔思婕(后文简称“崔”)以李易峰女友的身份进行诈骗,通过售卖虚假电影份额、骗取投资等方式获得不法收益超过千万。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以明星女友、艺人好友身份混迹圈层,收获光环获取利益的案子在圈内并非首次,但涉案数额如此巨大的并不常见。针对此事,明星资本论联系到了爆料者@用户椒盐小土豆(后文简称S)。


采访过程中,我们发现,据S称,曾经在2019芭莎明星慈善夜中捐款过20万元的崔,谎称自己拥有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国女排》(现名:《夺冠》)的投资份额,还称参与投资这些电影,可以收获5到8倍的投资回报,而S在被打动后累计投入120万元购买电影份额,欠款至今并未收回。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崔在骗取这120万时,《祖国》已经下映,且如此高的投资收益业内人士一听便可分辨真假。而S之所以对此深信不疑,在于她本人与崔已有着10年交情,在她的视角里,崔思婕时常接触明星,与不少艺人关系亲密,一直是个在娱乐圈内如鱼得水的“真名媛”。


“正是有这层滤镜,她在对我实行团伙诈骗的时候,我没有怀疑,后来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才意识到她拙劣的骗术。”S感慨。


S声称,受到崔欺骗的人目前已经超过十人,其中也不乏她过往的朋友。在闪耀的娱乐圈光环下,看似光鲜的“假名媛”让不少“傻白甜”富二代、大小姐深受其害。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而这背后,是近年来颇具诱惑力的影视份额投资。由于影视份额投资本身风险就高,且要求对行业有较深入的认知,行业外人士很难加入进来,有人便利用信息差进行诈骗。随着2014、15年电影票房的迅猛增长,越来越多人想要通过投资影视作品来收获暴利,甚至出现了快鹿集团保底《叶问3》、先锋集团旗下公司邀请李亚鹏、张艺兴、林丹等担任股东等的恶性事件,但由于缺乏监管,最后他们即使陷于血本无归的境地,也很难申诉。


一个荒诞的狗血故事背后,掩藏的是行业的种种漏洞。


假装李易峰女友3个月,骗钱过千万


整个骗局的开始可以追溯到去年11月10日。


那天,崔在朋友圈发了一组自己正在湖南卫视苏宁易购双11晚会录制现场的照片。那场晚会中,吴亦凡作为压轴,将演唱《大碗宽面》和新歌《贰叁》。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S对吴亦凡有点小崇拜,但是平常并不追星,看到老朋友崔能够亲眼见到吴亦凡,刚好在与她聊天的S就请她帮忙拍一些现场照。没想到,崔的回复令她大吃一惊。崔称吴亦凡就坐在她边上,她有吴亦凡的微信。不仅如此,她接连发出“吴亦凡阳痿”、“自己前几天睡过王嘉尔”的惊人言论。


在S的印象中,崔家境殷实,且经常高调消费,去Chanel专柜20万、20万的买,所以对于她的这些说辞,S并未产生怀疑。


之后,崔时不时向S展示自己在娱乐圈中的人脉资源。一开始,她称王嘉尔只是自己单身时期偶尔YP的对象,并隐约透露她与一位明星已经恋爱一年。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接下来,她适时让这位“明星男朋友”浮出水面,在崔发给S的情侣照中,那位和她动作亲昵的男朋友竟是一线流量明星李易峰。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崔将李易峰与他人合影P成和自己的亲昵照 )


恰好那时,网络上流传李易峰有一个美丽多金开宾利的女朋友。虽然事情早已辟谣,不熟悉饭圈的S却并不知情,加上崔名下确实有一辆宾利,S就信以为真。为了让戏码更为逼真,崔还搭配注册了一个“假李易峰”的微信号,并加上S的微信,一人分饰二角,开始在S面前上演情侣戏码。这个假李易峰的微信号,还常常盗用李易峰在社交平台公开的图片发在朋友圈中。


1月20日,崔向S发来自己探班李易峰拍戏现场的视频,S自然更加相信崔是真的和李易峰在一起。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期间,崔告诉S,自己不仅拥有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中国女排》和《唐人街探案3》的投资份额,还投资了《燃动青春》等综艺,并发给S《燃动青春》的商业BD来证明。出于她是“李易峰女朋友”的身份,S觉得崔能够投资这些影视项目也在情理之中。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渐渐的,S与“假李易峰”也开始熟络起来。2月15日,“假李易峰”突然在与S的私聊中声称崔的朋友小妍通过崔购买了《我和我的祖国》的电影投资份额,因为电影票房很高,投资回报可以达到5-8倍,他不想让小妍赚这份钱,想要劝小妍撤资把个稳赚钱的机会留给好友S。


这么高的投资回报率,还有熟人做保票,S自然心动,出于信任,2月16日,S就向家里借了120万元,分四天把钱打给了崔。


之后,崔还联合“假李易峰”与自己的母亲极力劝说S决定购买《中国女排》电影份额,并以自己已经帮她垫资为由催促她快点给自己转钱,这才让S起了疑心。于是2月23日,S约定与崔及“假李易峰”2月26号一起聚餐。


然而,就在可以见到“假李易峰”真身的聚餐前一天。S提出想看《我和我的祖国》的原始合同时,崔却突然变脸,不给看原始合同,并称他们这样的行为是“背信弃义”,需要走法律途径,她才能还钱。


看原始合同这么理所应当的事情却引发崔这么情绪激烈的回应。这时,S才恍然大悟到自己上当受骗。


经过S的多方打听,了解到还有几个人也被崔所骗,购买了所谓的电影或者综艺的投资份额,金额累计达到千万。崔还给别的受骗者发送过自己伪造的汇款给华夏电影发行有限公司的汇款记录截图。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图中徐欣然为崔思婕母亲)


目前,S已经报警处理此事。



名媛为表,混入低门槛娱乐圈


一个长达3个多月的骗局,这位声称自己是“李易峰女朋友”、与王嘉尔YP、和钟楚曦相熟的崔思婕到底是谁?她是否能代表影视行业中一类人的缩影呢?


S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其实早在十年前她就认识崔,那时崔正在汇佳国际学校读高中,就常常背着爱马仕,和朋友喝喝下午茶,拍拍照,一直给人感觉就是她家里很有钱。


据公开资料显示,汇佳国际学校是目前北京市规模最大、历史最悠久的私立学校之一。范冰冰弟弟范丞丞、黄磊女儿、李连杰女儿都曾在该校就读。可见崔有过良好的教育背景,且以该校去年20余万元一年的学费看来,崔的家庭经济条件不差。


那么崔又是怎样踏入影视行业,在行业中的角色是什么呢?


从天眼查中,我们看到崔名下一共有五家公司。其中,最早成立的一家叫北京奥博国际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于2014年成立。这家公司经营着一个名叫“Little Cloud”的儿童乐园。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这可能是崔首次离影视行业最近的时候,因为该店就在著名明星小区北京泛海国际旁,李小璐、李湘等明星就居住于此。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而崔真正够上影视行业的门槛,已经到了2019年10月,此时她注册了以影视为经营业务的北京啸傲天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虽然据公开资料显示,该公司至今没有参与任何影视项目,但是从这个时间起,她开始频繁在朋友圈发自己出席影视活动的图片。


湖南卫视双11晚会、《青春有你2》发布会、《唐人街探案3》发布会、金鸡百花电影节颁奖晚会、《七圣》发布,甚至在2019芭莎明星慈善夜中,她还捐款20万元爱心善款,上台领过“捐款奖状”。加上她开着宾利、背着爱马仕,一直给人以富二代的形象,大家很容易相信她真的进入了影视行业,是其中的名媛大小姐。


娱乐圈中一直不乏“真名媛”的身影,早年间,《康熙来了》就常有名媛做客。资产过千亿元的太平洋电线电缆集团创始人的孙女孙芸芸,台湾前首富、日盛集团总裁蔡万春的外孙女关颖,这些台湾顶级名媛都不是影视行业的从业者,但她们不仅上综艺节目,还代言产品,都是因为影视行业是一个被巨大的名利包裹着的行业,她们虽然可能不在乎其中的利益,但是能够与大众憧憬却触不可及的明星们亲密无间、能够得到聚光灯的关注也不失为一种收获。


也正是这些名媛的存在,让不少“拜金者”或是“求名者”有机可乘,通过入局、认识人,朋友圈及社交账号塑造富二代形象、晒圈内关系资源、骗人上当这样的一条龙路径,以“假名媛”的身份获取利益。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一般是先入局,“硬件”不到位的先整容。做个鼻子做个脸,丰完胸再塑个型。然后通过熟悉的朋友进入某个富二代组的局,这时候就可以加一圈微信物色对象了。”圈内知情人欣杨告诉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据她介绍,一般这种富二代们的局,进了第一回就能进第二回,包装一下,穿搭贵一点,自然能让圈子里的富二代们以为是同道中人。


“之后,就需要不断的在朋友圈晒自己多有钱了。要营造出一种赚的很多,家里很阔不差钱的形象。豪车名表,艺人合影,各类活动的红毯照、艺人合影一股脑发朋友圈就行了。”欣杨说。


影视行业中的确不乏这样的存在,在多次参与影视活动的过程中,小星星便遇见过不少这号人物。面容姣好、打扮得体,会在红毯结束后在拍照的KV板前摆poss,借助朋友的身份与并不熟的明星合影。


而活动的入场券,托近年来黄牛日盛的福,就算关系走不通,买票也可以入场。据S了解,崔之所以能参加时尚芭莎的晚会,就是凭黄牛票入场。现场探班李易峰拍摄,则是由有业内资源的朋友的朋友带她去的。据以往的媒体报道,即使是戛纳电影节的活动,通过黄牛或者淘宝咸鱼都能够花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买到一张入场券。


“这个行业的门槛低得很。和艺人拍张合影,在朋友圈里就能变成多年好友,出席某个活动,就能变成业内嘉宾,总有傻白甜会相信。”欣杨感慨,“而当朋友圈那些进入无数个局后认识的人问‘你怎么这么有钱’或者‘你是做什么的’,就相当于鱼咬钩了。”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据欣杨介绍,当有人这么问了,一般这些“假名媛”就会装作不经意的表示自己在做影视投资或是手里有份额,开始并不着急售卖,只给你留下一种她很业内这行很赚的印象,然后伺机拉人入伙,投资项目或是买份额,帮人介绍以此收费。“这是个广撒网的事儿,布局者可能给成百上千的人下饵,最后总有上当的富二代。”


崔的情况,更像是真假名媛的混合体。一方面,她的家境之前确实不错,但另一方面。她佯装自己与多位明星熟悉,从谎称自己与吴亦凡是朋友、与王嘉尔YP、与钟楚曦是闺蜜,到最后还强扯上与王思聪的关系,便是想借机营造一种“不差钱”的印象,方便此后的诈骗。


而诸如S这样家境殷实,又对娱乐行业一知半解还怀有向往的人,便成为了陷入信息差骗局的受害人。



永不消亡的影视份额投资骗局


崔之所以能把这个行业内人士看来极其荒谬的骗局顺利进行,除了影视行业入门门槛低外。也是因为她利用的是影视份额投资这个行业的灰色地带,平常人很难辨出其中的真假。


就在一个多月以前,娱乐资本论就发表过《我花10万成了春节档的电影投资人,对方说能赚70%》一文。里面提到,影视行业确实存在私下买卖电影份额的事情,还有公司靠这个业务生存了十几年,越做越大。


但是因为份额转手,每转一次,价格就抬高一次,使得行业外人接触在这个份额时,价格就已经高到离谱。比如之前定档在2020年春节档中的《中国女排》和《唐探3》,影片成本就已经抬到8亿和10亿了。上映的影片中,几乎每十部中才会有一部的电影能够收回成本,风险已经足够大。现在经过份额转卖,把成本极大提高,使得投资人更加难以收回投资,更别说盈利了。


而且,即使票房获得成功,普通投资者能够盈利,这钱也不一定能够稳妥的回到投资者手中。据了解,某票房成绩排在头部的影片已下映两年多,因为纠纷,出品方现在还没收到分账。更别说没有任何行业资源的行业外投资者了,当分账时出现问题,他们可能无门投诉,即使寻求法律帮助,在现阶段影视份额诈骗属于法律灰色地带的情况下,也没有办法保障他们的权益。


更别说那些故意用买卖电影份额来进行诈骗的了。娱乐资本论矩阵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之前拿到的交易某电影真份额的《投资协议》中,合同至少规范,里面写明了电影的总成本,购买者的投资金额及比例,以及分账的计算方式。


“李易峰女友”诈骗千万∶假名媛坑了真二代



分享至: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参与讨论


相关文章
新华社全媒编辑中心联合腾讯光子工作室群,快手直播间助力彭水扶贫
演员李小璐直播首秀实力尽显,4小时带货超4700万
7人成团新赛制、 导师化身教练团,这届《创3》哪点不一样?
百度重磅发布"云手机":低配置可畅玩大型游戏,即点即玩无处不游戏
正午解散、影视化遭遇狙击,非虚构写作的内外困局
“淡黄的长裙”出圈背后:情感八卦和diss文化的大获全胜
罗永浩直播狂想:一场特朗普式的自洽人生 | 河豚专栏
“拳打快抖,脚踢微博”,视频号商业生态谁先吃红利?
争议“云游戏”:一个几十亿规模的颠覆者?一场虚无缥缈的幻梦?
中国MCN抢滩TIKTOK流量战场:比抖音流量大306倍?